首都醫科大學附屬北京朝陽醫院

您所在的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醫院新聞

新聞中心

醫院新聞

我院一周內完成三臺大血管手術

發布時間:2019-09-05 瀏覽次數:
字號: + -

今天一早(2019年9月5日),心外科副主任劉愚勇帶領手術團隊查房,檢查了一周之內完成的三臺大血管手術患者術后情況,看到三個主動脈夾層動脈瘤術后患者均病情平穩,康復迅速,感到十分高興。

事情要從8月28日說起。這一天,60歲的張大媽被送進了手術室。她是一天前由河北霸州緊急送入了北京朝陽醫院的急診科。冠狀動脈CT血管造影檢查(CTA)顯示主動脈夾層動脈瘤(Stanford A型。這是一種相當兇險、死亡率極高的疾病。而危險的是老人剛剛在一月前因冠心病在當地醫院行冠狀動脈支架植入術(PCI),近一月來持續服用兩種抗血小板藥物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

一方面患者病情急需做外科手術來挽救生命,另一方面,患者持續兩種抗凝藥物的使用,讓術中大出血風險很高。這種情況對外科醫生來說,簡直就是一種夢魘。面對如此兇險、復雜的病情以及難度極大的手術,心外科選擇了迎難而上。

剛剛由安貞醫院調入我院的心外科副主任劉愚勇迅速組織力量,會同心外科主任蘇丕雄討論手術方案,協調急診科、心外監護室、麻醉科、手術室及輸血科等相關科室,積極而又細致充分地完善術前檢查及術前準備。

2019心臟中心重癥監護室劉愚勇安向光張希濤彥均 (30).JPG

但患者的病情還在急劇惡化,進入手術室時,氧合指數進行性下降。開胸后,大量的血性心包積液洶涌而出。劉愚勇率領剛組建的手術團隊冷靜平穩地開始了經典的“孫氏手術”。建立腋動脈、股動脈轉流,開始體外循環。剪開破損不堪的主動脈,向冠狀動脈灌注停跳液,心臟停跳。用人工血管替換升主動脈,對患者實施深低溫,停循環。在降主動脈遠端植入覆膜支架,人工血管替換主動脈弓,重建主動脈弓上無名、左頸總、左鎖骨下動脈。手術復雜、艱難而又有條不紊地進行。全部血管重建完成,心臟順利復跳,心包包裹內引流,停機并撤除體外循環,曙光終于呈現。經過反復而又耐心地止血,手術歷時七個小時,終于成功結束。患者術后被轉入心外重癥監護室,前后經歷了出血、心功能、低氧血癥及急性腎功能不全等各種關卡,于9月1日脫離呼吸機拔出氣管插管,各項指標趨于好轉,病情轉危為安。

正當心外科醫護人員長舒了一口氣的時候,9月2日凌晨4點,從內蒙古赤峰轉入我院一名29歲的姑娘小徐。她有劇烈的胸痛伴隨著不穩定的生命體征,CTA顯示又是一例Stanfort A型主動脈夾層動脈瘤患者!這一次,更復雜的情況是,患者疑似有馬凡氏綜合征,小徐伴發有右冠狀動脈竇完全撕脫、肌鈣蛋白急劇升高、大面積心肌梗死。面對兇險的病情,巨大的困難,心外科依然沒有退縮。還是劉愚勇,冷靜地判斷了病情,同大家一起縝密地制定了手術方案。

一組人員完成當天的常規搭橋手術,另一組人員以最快速度完善必要術前準備。在全院相關科室的通力配合下,患者于下午1點安全轉運至手術間。

由于右冠竇完全撕脫,主動脈瓣關閉不全,手術方案變為Bentall手術+主動脈半弓置換。用人工帶瓣管道替換主動脈瓣及升主動脈,重建左冠狀動脈開口。患者右冠竇及右冠狀動脈近端嚴重撕脫閉塞,手術團隊取大隱靜脈搭橋于無名動脈至右冠狀動脈中段。用人工血管替換了大部分主動脈弓,保留弓上三分叉血管。又是七個小時的奮戰,手術順利完成。術后3小時患者清醒;術后8小時患者順利脫機拔管,患者得救了。

心外科醫護人員卻沒有放松下來,因為還有另一臺主動脈夾層動脈瘤手術等待著他們。這次的患者是36歲的小王。他有明確的高血壓家族史。二周前,因為劇烈的背痛和腹痛來我院急診科就診。CTA顯示復雜主動脈夾層動脈瘤(Stanfort B型)。傳統的治療方式可以植入支架,但小王的降主動脈破口逆撕至主動脈弓,形成主動脈弓巨大血腫,支架錨定區極不穩定。雖然經過控制血壓,病情稍微穩定,但復查CTA血腫毫無吸收。劉愚勇率領團隊反復研究資料,為了顯著改善小王未來的生活質量,毅然選擇了“孫氏手術”。于是第二天,9月3日,疲憊尚未褪去,心外科醫護人員又踏上征程。變異單發的椎動脈平添了手術的復雜。又是“孫氏手術”,又是深低溫停循環,又是不厭其煩地止血,又是七個小時。小王術后4小時清醒,術后20小時脫機拔管。小王重獲新生。

2019心臟中心重癥監護室劉愚勇安向光張希濤彥均 (10).JPG

主動脈夾層動脈瘤是一種極為兇險的疾病,死亡率極高。手術復雜而艱難,術后并發癥多。我院在一周內連續完成三例大血管手術,均獲成功,翻開了我院心外科歷史上嶄新的一頁。這一切,得益于醫院發展外科、提升三四級手術占比的政策導向,得益于常務副院長張宏家引進的安貞醫院大血管團隊,使心外科技術力量急劇增強。

心外科正以此為契機,團結協作,努力奮斗,向著更宏偉的目標不斷邁進。


心外科 張希濤

山东时时彩走势